热点链接

状元红论坛4oo345

主页 > 状元红论坛4oo345 >
大众甲壳虫的社会评价
时间: 2019-10-0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德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在他的著名小说“我的世纪”中曾经用一个章节专门介绍了甲壳虫在德国人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描述了一位在东德的市民是如何想得到一辆甲壳虫的渴望。这就不能不再次触动德国人记忆深处的痛点——他们也曾经贫穷过,也曾经在战争的阴影下承受过饥饿和失业,生动地再现了德国人当时的生存状况——

  “去年,我们准时递交了要求加入大众汽车储蓄调节的申请,给您寄去了所有证明材料。首先,证明我丈夫贝恩哈德·艾尔森从三九年三月每周至少存入五个帝国马克,在储蓄簿上面贴了四年之久,为了一辆蓝黑相间的‘力量来自欢乐’牌轿车,这是大众汽车当时的叫法。我丈夫总共存了一千二百三十马克。这是当时的出厂价。其次,因为战争期间生产产量少,所以我丈夫没有得到。因此,我们,也因为他现在残废了,要求得到一辆甲壳虫,而且要一辆淡绿色的大众1500型,不要增加任何特殊附件。”

  “现在,当五百多万辆甲壳虫从流水线开下来,贵厂甚至已经为墨西哥人建了一个汽车厂的时候,大概会有可能满足我们储蓄购买大众汽车的要求,即使我们的固定住址是在民主德国或许我们不再被算作德国人吗?”

  这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作为一段历史,格拉斯用东德一位妇女写给大众汽车公司的一封信就能真实地感受到,甲壳虫曾经给这个国家经济复苏,重新站立起来起过很大的作用。读了这封信谁都不会忘记历史。而作者把这个故事放在1951作为背景,是一种提示。也就是说,当时德国的汽车普及还刚刚开始。尽管这是一个汽车发明的国家。

  2000年世界博览会在德国汉诺威举行。在德国馆,我看到一辆产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甲壳虫被陈列在场馆里,与德国历史文化科技发明放在一起。让人惊奇的是,作为一辆极为普通的甲壳虫被当做了历史遗产并作为“英雄”与他们敬仰和崇拜的文化名人,重大发明以及伟大的医学放在一起向世人展示。尽管也有“奔驰1号”,但人们对于甲壳虫的尊重则是由衷的。我曾目睹过这样一个镜头——

  一位白发苍苍的妇女,坐在甲壳虫的展台下,用一只手支撑着下巴在沉思;一对老人在甲壳虫旁留影;还有摩登的年轻人用好奇的神态审视甲壳虫……

  这就是德国人,在他们的心目中甲壳虫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翻开历史,甲壳虫作为平民汽车是最早提出来的,尽管1903年福特就生产了T型车使美国最先在世界上普及了汽车。但真正让汽车成为价廉物美的大众汽车是甲壳虫。

  今天看来也许是不可思议的事。当初甲壳虫问世时,它只是解决“买得起”的问题,讲究的是可靠性,价格在1000马克之内。这样的思路,有人给它起了个车名叫“人民车”。用今天的要求来看,这是极为简陋的车,但它又不是低档车,其设计思路和方法则成为今天的经典,至今还影响着汽车设计——流线型。所以,波尔舍不仅是甲壳虫之父,也是流行型汽车设计的创始者。由此改变了传统的船型设计,将汽车设计带入了流行型设计的时代。

  甲壳虫对德国人来说,是他们曾经共过患难的朋友,也是精神支柱。因为有了甲壳虫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在德国有专门以甲壳虫命名的汽车俱乐部,加拿大的卡尔加里大学和美国的匹兹堡大学的石油工程专业哪个好?也有爵士乐队等。由于这车造型像甲虫,加上它的“丑陋”(噪声大、做工粗糙),一位美国记者在《纽约时报》上称这车叫甲壳虫,由此成名,蜚声世界。今天看甲壳虫是越看越喜欢,以至成为一种“宠物”,这是因为甲壳虫被赋予了人文内涵所至,连大众公司也最后将“人民车”改为甲壳虫,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如果说,有人曾形容一杯牛奶能使一个民族强盛起来的话,那么,甲壳虫就创造了使一个国家在废墟中重又站起来的神话。

  在德国,我同一些知识阶层的人士谈起甲壳虫,他们总是用一种文化的视角来评判甲壳虫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和精神的愉悦。实际上,甲壳虫已经溶入了德国人的精神和他们的文化之中。他们可以把汽车发明写进历史,但不会把甲壳虫在生活中抹去,因为对甲壳虫的存在与否已不是无关重要,而是已成为一种历史的符号,当作了精神遗产。在德国可以找到不少甲壳虫的书,内容极其丰富,涉及到生话的方方面面,仅我自己收集的就有五六种,还不包括其它国家出的版本。香港王中王引导党的决定在基层得到顺利实施2019-09-25。在沃尔夫斯堡大众公司汽车博物馆,可以看到在甲壳虫的平台上繁衍了一个庞大的家族——敞蓬、厢式、面包和各种各样的专用车等。在这些不同年代生产的甲壳虫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甲壳虫的发展历史,技术的演变过程,以及德国人的生活需求。在德国,埃姆登成了甲壳虫的故乡。埃姆登的记忆——最后一辆德国本土生产的甲壳虫1978年,最后一辆甲壳虫在德国港口城市埃姆登工厂下线。许多人恋恋不舍地簇拥着这辆车合影。在历史的老照片上,能触摸到当时的气息。

  在埃姆登工厂的陈列室里,最后一辆奶白色的甲壳虫至今还保留着。凡是到这个厂参观,讲解员都不会忘记介绍一下甲壳虫。1980年,当在海外生产的甲壳虫漂洋过海重回故里时,整个埃姆登沸腾了,成了节日的海洋,像重又拾回了他们失去的孩子。我曾经问过德国人,在他们心目中甲壳虫要比奔驰宝马还要来得亲近,值得骄傲,更像是自己的孩子和朋友,不论是有钱的富翁还是没钱的贫民它就像生活中的好帮手,闲暇时又能成为交流的朋友。这种皮实的带有人文内涵的汽车恐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dqoot.com All Rights Reserved.